<b id="tv0za"></b>
  • <i id="tv0za"><tr id="tv0za"><var id="tv0za"></var></tr></i>
    <i id="tv0za"><sub id="tv0za"><blockquote id="tv0za"></blockquote></sub></i>

    <b id="tv0za"></b>
  • <source id="tv0za"><mark id="tv0za"></mark></source>
  • <i id="tv0za"><tr id="tv0za"><var id="tv0za"></var></tr></i>
    <video id="tv0za"><div id="tv0za"></div></video><mark id="tv0za"><div id="tv0za"><u id="tv0za"></u></div></mark>

  • <mark id="tv0za"></mark>
    <video id="tv0za"><div id="tv0za"><i id="tv0za"></i></div></video>
    資訊詳情
    當前位置 :首頁 > 資訊列表 > 資訊詳情
    共享單車、充電寶等集體漲價 是必然還是割韭菜?
    分類:經濟貿易      發布日期:2019-10-16

    近日,摩拜單車公布新版計費規則,從10月9日開始在北京調整計價方式。摩拜單車用車費用由起步價和時長費兩部分組成,新版計費規則起步價為騎行30分鐘以內收費1.5元,騎行超出30分鐘,每30分鐘收費1.5元。購買騎行套餐仍是前兩小時免費,超出部分按每30分鐘1.5元收費。

    除了美團旗下的摩拜單車,此前滴滴旗下的小藍單車和青桔單車,哈啰出行旗下的哈啰單車也都有不同程度的提價政策。

    共享單車越來越貴,是不少消費者的切身感受。1.5元的起步價,意味著比普通公交車的價格還要貴。事實上,不只是共享單車,共享汽車、共享充電寶也都集體漲價。

    那么,漲價背后有哪些原因?是必然出路還是“割韭菜”?消費者的態度如何?

    共享經濟集體漲價

    張皓是一位共享單車的“忠實用戶”,手機里安裝了三四個相關APP。他也是一位老用戶,經歷了共享單車高補貼、“騎車能賺錢”的發展初期,也感受過出地鐵時“一車難尋”的火爆,再到如今難拿到手的小黃車押金。現在,他又感受到了新變化——共享單車集體漲價了。

    張皓家住在朝陽區勁松二區,到勁松地鐵站的距離約為1公里,下了地鐵還要騎1.2公里到單位。他算了一筆賬:“如果上下班兩頭都要騎單車,一天往返是6元錢,騎共享單車的花銷已經逼近地鐵出行的成本。”

    作為共享經濟的“新成員”,雖然共享充電寶增長勢頭不減,但也難逃漲價的命運。“前幾天在一家餐廳用共享充電寶,才用了1個多小時,系統就扣了5元。起初我還以為是系統有問題,仔細一看才發現是漲價了。”在北京國貿工作的劉蘭柯告訴記者,她公司附近一家餐廳租借的充電寶已從過去的1元/小時,漲到了3元/小時。

    記者通過走訪發現,北京地區還有不少餐廳里的共享充電寶,已經由每小時1元漲到了每小時2~3元。

    而共享汽車也從2018年開始漲價,有的平臺調整了計費方式,增設了“起步價”。

    競爭趨理性 漲價成必然

    共享產業當初都是資本市場的寵兒。據國家信息中心年報顯示,2017年,我國共享經濟融資規模約2160億元,比上年增長25.7%。交通出行和生活服務領域融資規模位居前二,分別為1072億元、512億元。共享單車和共享充電寶就屬于這兩個熱門領域。

    然而,僅僅一年過去,隨著資本熱潮的冷卻,共享服務市場融資規模開始縮水。

    國家信息中心發布的最新年報顯示,2018年,我國共享經濟領域直接融資規模約1490億元,同比下降23.2%;交通出行融資規模降至419億元,生活服務領域融資規模則降至185億元。

    “從行業層面來說,漲價是必然趨勢。共享單車行業經歷過‘跑馬圈地’之后,企業需要通過精細化運營來實現自我‘造血’。合理的價格體系,有利于行業的理性發展。”對于漲價問題,哈啰出行的相關工作人員如此回應。

    其實,尋找一個好的商業模式,一直是共享經濟行業的難點和痛點。如何把共享生意快速變現,是行業內一直在探索的問題。

    中國政法大學知識產權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李俊慧認為,此前共享經濟業態下各個平臺普遍是“賠本賺吆喝”。類似共享單車“免費騎”以及網約車平臺“巨額補貼”,其實都是虧本的。當前,共享經濟業態競爭趨于理性,很多平臺都減少了補貼,漲價也就不難理解。

    更重要的是提供優質服務

    對于共享經濟的集體漲價,一些消費者表示不滿,認為這是在“割韭菜”,但也有一些表示理解。

    “漲價未必是壞事,合理漲價可以讓公司更好地運營。如果他們能提供更加優質的服務,我愿意為更好的出行體驗買單。”面對漲價,張皓持樂觀態度。

    李俊慧認為,對于漲價要理性看待,這些平臺減少補貼或小幅漲價,對于彌補前期虧損至關重要。但這并不意味它的漲價無上限,價格最終還是取決于市場供需,供大于求就降價,供不應求就漲價,供求平衡價格也就相對穩定。“如果價格漲得過快過高,但沒有提供更優質的服務和更獨特的體驗,那么漲價就是‘自掘墳墓’的做法。”

    中國人民大學經濟學院教授程華認為,供需關系從根本上決定了價格的波動,需求或者供給任意一方改變,都會打破原有的平衡。

    程華認為,漲價對于共享產品來說是一種運營手段,企業希望用稀缺性的產品和消費者的習慣性消費來提高共享單車、共享充電寶、網約車等共享產品的盈利能力,“但是,更重要的是如何提供優質服務。留住用戶才是一切經營行為考量的根本”。


    久久影视_久久影院_久久影院网址